• 1
  • 2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行業資訊

鐵礦石資源保障戰略體係建設 重構礦業新秩序

時間:2014-5-23 11:17:25

 曆經10年,我國鋼材價格跌回到1994年以前的水平,而鐵礦石價格上漲了近4倍。鐵礦石高度依賴進口如同套在中國鋼鐵業身上的“枷鎖”,不僅吞噬著行業微薄的利潤,也日益影響到鋼鐵作為國民經濟基礎工業的戰略安全。鐵礦石成本高與產能過剩、環保壓力一起,成為我國鋼鐵工業實現轉型升級必須跨越的三大門檻。


  資源困境如何從根源上破解?國內鐵礦資源能在多大程度上支撐鋼鐵工業的轉型升級?麵對國際礦業巨頭的“圍追堵截”,國內礦山的崛起須應對哪些挑戰?


  戰略反思,破解資源困境


  《中國鐵礦行業中長期發展規劃》(以下簡稱《規劃》)編製工作領導小組組長、中國冶金礦山企業協會副會長邵安林表示,導致我國鋼鐵工業陷入困局的原因是多方麵的,但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鐵礦石資源保障戰略體係的建設滯後,國內鐵礦資源開發緩慢,導致進口鐵礦石依存度過高,全行業的利潤都被國外礦業公司攫取了。邵安林認為,要徹底結束受製於人的局麵,根本途徑還是要對鐵礦行業的發展進行戰略性規劃,加快國內鐵礦資源開發,係統思考鐵礦業的發展對於國民經濟和鋼鐵行業的意義。


  “實際上我國並不缺鐵礦資源,現已探明的鐵礦資源量就有775億噸,完全可以對鋼鐵工業的發展發揮更大的支撐作用。但遺憾的是,由於我國貧鐵礦資源開發利用水平低,資源優勢沒能轉化為產業優勢和競爭優勢。連續10年的高礦價,不僅鋼廠損失了巨額效益,礦山也錯失了難得的發展機遇。”這讓邵安林感到特別痛心。


  《鋼鐵工業“十二五”發展規劃》明確提出,到2015年,國產鐵礦石自給率要達到45%以上。就目前國內鐵礦的開發現狀來看,這一目標很難實現。盡管近幾年我國礦山產量快速增長,但大多是在補充消失生產能力的基礎上,實際增產數量較小。國內礦山總體發展緩慢,產業鏈不合理,競爭力不強。


  邵安林認為,資源稟賦差、行業發展缺乏理論指導和係統規劃設計、鐵礦山產業集中度低、市場競爭力弱以及技術和管理水平低下等因素造成了決策層信心不足,沒有及時製定戰略,對貧鐵礦山大規模開發利用不足。


  “可以說,這些年中國鐵礦行業發展的政策環境依然沒有根本改善。”據邵安林介紹,一直以來礦山項目立項、核準程序複雜,實施難度很大。同時,目前國內鐵礦山行業綜合稅率已達20%,遠高於國外礦山水平。沉重的稅負影響了國內企業投資和開發鐵礦的積極性,束縛了礦業的發展。


  “值得深刻反思的是,單從經濟安全的角度考量,我國在過去的10年裏如果不大量進口海外鐵礦石,而是通過減免稅費等方式發展礦業,幫助國內鐵礦山企業快速發展,如今平抑國際鐵礦石價格絕非沒有可能。而且,企業獲得的盈利可以實現國內循環,促進國內就業,而非白白外流。”邵安林強調,“鐵礦石行業中長期規劃至少10年前就應該有了。10年過去了,我國的鋼鐵產量已經位居世界第一,但全行業虧損,國家為進口鐵礦石額外付出2萬億元,經濟上蒙受了重大損失。”


  邵安林建議,國家可以按國際產業分類標準確定鐵礦產業定位,改變將礦業作為加工工業的做法,將其劃歸為第一產業,滿足中國礦業參與國際合作和競爭的需要,實現鐵礦資源標準開發與國際接軌;在項目審批上,建議建立項目審批綠色通道,縮短礦山項目審批流程,促進重點鐵礦山建設項目的實施;在稅負政策方麵,建議將稅費率水平降到15%以下,以減輕礦山企業負擔。


  能力具備,礦業崛起可待


  “以前,鋼鐵行業普遍認為國內資源不夠好,不如到國外買,但是忽略了一個問題———產業鏈不完整,一旦出現風險就會措手不及。試想一下,如果沒有國內鐵礦山這幾年的努力,換來國產礦占30%的比例,可能AG8的進口依存度會更高,國際礦價也不會是現在的水平,國家和企業可能會遭受更大的損失。”邵安林認為,對20%~30%品位的貧鐵礦能否支撐鋼鐵工業的發展這一問題的考量,應站在維護國家產業戰略安全的角度看。盡管國內資源開發麵臨各種困難,但從國家產業戰略安全角度出發,提高自產礦比例、降低進口礦依存度是必然要求。


  據他介紹,目前礦山行業首個中長期發展規劃的編製正在緊張進行,《規劃》初步設計了以總體規劃為頂層、以專項規劃和重點區域規劃為支撐的中國鐵礦行業中長期發展規劃體係。這個規劃表明,我國要從國家戰略層麵對鐵礦行業進行整體謀劃,以從根本上扭轉原料供給高度依賴進口的不利局麵。鄭州AG8.專注硫鐵2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