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行業資訊

工信部欲建鐵礦石保障協調機製

時間:2011-9-5

隨著鋼鐵類上市公司中報披露完畢,鐵礦石再度為各方熱議的焦點。

一方麵,今年1-7月份進口鐵礦石價格大幅上漲37.79%;另一方麵,中報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27家鋼企實現淨利潤99.78億元,同比下滑15.7%,尚不足全球三大礦山之一必和必拓的1/8。

對於中國鋼鐵業來說,三大礦企吞噬利潤已是老生常談的話題。而上述數據證明,這一極端不均衡的局麵非但沒有被糾正,反而進一步加劇了。另有鋼鐵行業分析人士表示,鐵礦石價格在未來相當一段時間內很有可能持續走高,鋼鐵業微利或者出於虧損邊緣將是長期趨勢。

不過,值得關注的是,9月5日,來自工信部的最新消息稱,8月30日,工信部牽頭組織,鐵礦石保障協調機製工作組近期在北京召開了第一次會議。據悉,該鐵礦石保障協調機製工作組成立的主要目的是具體推動我國鐵礦石資源保障體係建設,以促進鋼鐵工業健康發展。

鋼企利潤狂遭吞噬同一條產業鏈上,上遊吃肉,下遊喝湯--如今甚至連湯都可能喝不上幾口了,這就是中國鋼鐵行業的現狀。全球三大礦業巨頭之一的必和必拓近期發布的財報稱,2011年上半年實現淨利潤為131.24億美元(約合838.6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同期接近翻番。

而在必和必拓之前,另兩家礦業巨頭淡水河穀和力拓公布的業績顯示,上半年分別實現淨利133億美元和76億美元,同比分別增長150%和30%。三家公司合計獲利34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176億元)。

這些數字是什麽概念?對比一下就直觀了。

據中國鋼鐵工業協會披露的數據,今年上半年重點統計的鋼鐵生產企業實現利潤563.74億元,其中,寶鋼最能掙錢,實現利潤111.33億元,占重點統計鋼企實現利潤近20%。

也就是說,三大礦業巨頭的淨利潤是中國鋼鐵業的近4倍;而必和必拓的淨利潤是寶鋼集團的近7倍。

另據羅冰生在濟南舉行的“中國鋼鐵原燃料市場高峰論壇”上透露,今年1-7月中鋼協統計的77戶大中型企業實現產品銷售利潤率隻有3.08%,同比下降0.1個百分點,與全國工業行業5%的平均值相比處於低水平狀態,處於高成本低效率的狀態。其中有8家企業共虧損8.15億元,虧損麵達到10.4%。

羅冰生指出,進口鐵礦石價格高位運行鋼鐵業低效運行的主要原因。今年1-7月份平均進口鐵礦石到岸價162.76美元,漲幅37.79%,由此中國進口鐵礦石比上年同期多支付211.01億美元,按匯率6.5計算,多支付人民幣1371.95億元。

未來礦價繼續上行可能性大而在很多業內人士看來,這還不是鐵礦石價格往上攀爬的終點。

高盛集團分析師Malcolm Southwood日前上調鐵礦石價格預期,認為中國和其它新興市場需求旺盛,未來幾年供需依然吃緊,這種信心支持其上調價格預期。高盛將澳洲重要產礦區皮爾巴拉粉礦2013年價格預期由之前的120美元/噸上調33.3%,到160美元/噸,2014年上調32%,到125美元/噸。

力拓公司則預計,未來8年內,鐵礦石需求將超過現有澳大利亞和巴西的礦石產量,持續高價格的預期刺激必和必拓、力拓、FMG等礦山在西澳皮爾巴拉地區投資幾億美元擴建產能,而擴建成本通脹又對礦價起到一定的支撐。

除了旺盛需求的支撐,“現在三大礦的壟斷地位仍沒有被打破。它們可以輕而易舉地控製產量,當發現有供大於求,價格下行的苗頭的時候,就會非常行之有效地控製產能。三大礦山現在占到行業產能的百分之六七十,它們的產能一控製,整個全球的產量就會下來。”業內分析師胡凱表示,他認為未來相當一段時間內鐵礦石的供求都不會非常寬鬆。

“中國鋼鐵業將長期處於微利或者虧損邊緣,整個產業鏈的利潤向上遊轉移。”胡凱道。

鐵礦石欲建協調保障機製值得關注的是,工信部網站披露,8月30日,工信部在京組織召開了鐵礦石保障協調機製工作組第一次會議。除了工信部之外,發改委、財政部、商務部、國土資源部等部門有關司局,鋼鐵協會、五礦商會作為協調機製工作組副組長單位,18家鋼鐵企業和貿易企業亦作為成員單位加了會議。

據悉,該工作組組長由工信部原材料工業司司長陳燕海擔任,成立目的是具體推動我國鐵礦石資源保障體係建設,促進鋼鐵工業健康發展。主要職責包括建立定期會商製度,通報工作進展情況和重要信息,加強部門間協作配合;結合鐵礦石資源保障重大問題,組織開展調研活動,提出對策建議等等。

這一協調保障機製小組具體將如何為鐵礦石“保駕護航”目前尚不得而知,而在胡凱看來,中國鋼鐵業要想突圍,最終出路還是在於要盡可能地在全世界多收購、控製一些品位高,開發成本低的礦山,打破三大礦山的壟斷。

“現在出現了這樣一個悖論。中國國產礦大家都知道品味很低,你要把他開發出來就必須建立在價格很高的基礎之上。如果不能達到很高的價格,這些礦根本就沒有經濟利用價值。”胡凱認為,很難依靠開發國產礦來實現讓鐵礦石供大於求、價格下跌的目的。

但是他也坦陳,對於中國鋼企來說,海外買好礦這條路也並不容易,不僅需要巨額資金,而且蘊含的風險也不小,短期內看不到三大礦壟斷地位被打破的趨勢。